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在柬埔寨我与“换汇小偷”共处19年

[复制链接]
查看111 | 回复0 | 2020-11-6 22:03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享受更多功能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anantianxia 于 2020-11-6 22:07 编辑

1.jpg

阿珍

80后
“他们逼我还钱,那我只能卖房...”


“小浩:

你什么时候才能从柬埔寨回来?

好多人都在找我,他们说的话,

我每个字都相信,又一个都不信。

他们向我要钱,说可以救你,

能给的我都给了……

他们说你骗了好多钱,我不敢想象,

他们要我还钱……

每天好多人联系我,手机响个不停,

但没有一个是你打给我的。

如果你听到我的呼唤,赶紧回家!

阿珍”


2020年10月9日,下午两点多阿珍颤抖着手指敲出这些文字,网上发帖求助——这是她最后的办法了。

那一瞬间,阿珍仿佛又苍老了好几岁,

而她的头像,还是那张保养姣好的自拍。


01.小浩失联

2.jpg

阿珍是江苏人,有着江南女子的温婉与柔情,很瘦,个子不高。

她喜欢打扮,画着精致的妆,柔柔弱弱地像微风拂柳一般,惹人怜爱。

后来,阿珍嫁到了上海。

上海,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国际大都市,有着无穷的潜力和光怪陆离的夜生活。但是,阿珍的夫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,上海于她而言只是一层薄薄的糖衣,生活的苦辣酸甜全都融在里面,她尝不出味道,生活好赖也就这样。

很多时候,阿珍都保留着小女人的姿态。

她的梳妆台上一直放着化妆品和保养品,平时她都很注重保养。某天化了一个满意的妆,阿珍也会臭美地自拍,每次她都会找好特定的角度再加上美颜滤镜,于是这张令她满意的照片就会成为她的微信头像。

许多人都惊叹,阿珍看起来好年轻,而小浩在阿珍的身边显得是那么老成。

小浩总是在和身边的人吵架,成天往外跑,老是找不到人。周围的人都说,小浩太顽皮,性格太暴躁,只会惹是生非,迟早要闯大祸。

但阿珍知道,小浩一直很仗义,虽然脾气有点差,但本质上不坏。

2020年6月底,小浩打了个招呼又走了,说是跟朋友出去挣钱。

3.jpg

阿珍当时忙活着养牛顾不上小浩,她只想着把这些牛崽子养得肥壮年后好卖个价钱。为了养好这些牛,阿珍没日没夜起早贪黑地干活,顾不上自己的形象,但好歹生活有了点盼头。

但没想到,小浩失联了。


02.新闻主人公

1天、2天、3天、一周、半个月……

阿珍联系不上小浩。电话打不通,微信不回,杳无音讯。

阿珍开始急了,她回忆起小浩走的那天,依稀是跟她说,要跟朋友一起去柬埔寨打工。

柬埔寨是哪里?阿珍努力地回想——好像是个东南亚国家,电视新闻里报道过,那边挺乱挺危险的。想到这,阿珍拿起手机开始找人,她能想到的所有途径无非是微信、百度和抖音,暂时她还不想报警,她不想把这件事想的那么复杂。

4.jpg

“小浩只是玩得太狠,忘记跟家里联系了。”阿珍这样安慰自己。

一个月里,阿珍都睡不好觉,她的精神越来越差,甚至开始不记得小浩走的时候跟她说了什么内容。

她实在撑不下去,跟家人坦白了一切。

婆婆知道小浩失联后,受到了极大的打击,一时间急火攻心进了好几次医院。丈夫仿佛知道早就会有这一天一般,开始骂骂咧咧。

此时的阿珍就像陷在了一摊泥沼里,浑身使不上力气,越是挣扎就越窒息。

她以泪洗面、面容枯槁,整日在手机上搜索着跟柬埔寨相关的信息,渐渐地,阿珍开始仔细去看那些负面的社会新闻。

她只想知道,小浩是死是活。


5.jpg

皇天不负有心人,8月3日,她终于在一个新闻网站上看到了一条新闻。

那条新闻的名字叫《遭同胞绑架勒索25万美元,中国男子抢枪后逃脱》,虽然里面的新闻图片打着厚码,她还是一眼认出了小浩。

而图片里,小浩赤裸着上身,伤痕累累,瘦了。阿珍心如刀割,却还是侥幸。
“至少他还活着。”


03.柬埔寨来电

6.jpg

绝望的是,阿珍只找到了这一条跟小浩有关的新闻。可光凭这一点信息想找到小浩,简直如大海捞针。

也在8月3日,阿珍的手机收到了三条来自同一个号码的短信,内容是让她看一个视频。阿珍不敢看,她又去查了这个号码的归属地,是柬埔寨。

加上新闻报道中的一些说辞,阿珍觉得小浩很有可能被绑架了。她不能报警,她怕绑匪“撕票”。

8月7日,有人打电话告诉阿珍,小浩在外面欠了钱,她吓得立马挂掉。对方又打来,说自己是警察,但阿珍听出了对方有中国方言的口音,于是把对方加入了黑名单。

7.jpg

9月1日,晚上七点多,阿珍收到了一个陌生微信好友申请,通过后对方表明自己是小浩,只是借用了朋友的微信号。阿珍将信将疑。

紧接着,对方打了一个语音通话过来。阿珍一下就认出了小浩的声音,但3分多钟,对方就把通话掐断了。

随后,对方又发来了6秒小浩的视频——他面对镜头,张口就要1万元。视频很晃,背景音很吵,阿珍怀疑小浩被人绑架了。

阿珍火急火燎,但她根本拿不出1万元,全部身家只有6000元。

她言听计从地把这6000元转给了不同的人,包括转了3000元给所谓的“姐姐”——这是儿子在柬埔寨某个饭店吃饭时认的干姐姐,这笔钱说是要用来贿赂警察。

最后,对方打字说自己在百色监狱。

但冷静下来,阿珍察觉到端倪,对方一直用的是繁体字,但小浩从来不用。

9月16日,对方又让阿珍给他25万元,不然小浩就会被关到艾滋病房。

这次,阿珍没有回他。


04.“八方来客”

除此之外,还有很多人找阿珍。

有人说自己是律师,只要阿珍给他钱,他就能救小浩出来。

有人给阿珍大使馆的电话,但是一直打不通,最后她才发现号码是假的。

还有人加阿珍微信,说自己知道小浩在哪,且不是百色监狱,但要她给100美金。

阿珍每次都信了,转账时却总是收到对方账号异常的提示,于是她都将对方拉黑。如此,阿珍愈加绝望。

虽然绝望,但阿珍还是锲而不舍地找知情人士。

8.jpg

连月来,阿珍一直在抖音上寻找着柬埔寨人和在柬华人,一旦找到相关账号,她就会给这些抖音博主发送求助信息。她每天都找,每天都发,终于有一个好心人理她了。

好心人告诉阿珍,柬埔寨很乱,这种事最好去找商会解决。

经过一番倾诉,好心人帮她联系了商会,并转告给阿珍商会的话。

商会建议阿珍去那个新闻网站发求助帖,这样可以扩大这事的影响力。

除此之外,好心人还反复叮嘱阿珍,“千万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”

阿珍照做。

10月9日,下午两点多,阿珍颤抖着手指发出了那篇救助贴,很快就引起了关注。

一时间,八方来客都找上门,阿珍陷在信息的漩涡里,早已迷失了方向。她看似站在漩涡中心,却离真相却非常遥远,所有人都与小浩有着细枝末节的利益关系,只有她如隔岸观火,参与不到其中。

而这场旋涡,却只搅碎了阿珍。

9.jpg

许多人找到阿珍,向她了解情况或者提供线索,甚至还有些人,只是为了调侃此事就几次三番骚扰阿珍。阿珍不断痛苦地回忆起这数月来的点点滴滴,很多细节她都记不太清,但是却还要逼着自己回想起来,生怕一个遗漏就会错失小浩的消息。

阿珍想,他们说的话我都信,可是又一个字都不敢信。


05.到底是谁在骗人?

有时候,阿珍已经记不太清自己到底是在找小浩还是在找真相。

到底是小浩在骗人,还是别人在骗她,或者是自己在骗人?

这段日子,阿珍过得很苦,日夜颠倒,寝食难安。

10.jpg

丈夫不理解她,毕竟父子俩一直就不对付,天天吵架,丈夫天天骂小浩“不争气”。婆婆因为小浩失联伤心过度,几次住院,阿珍忙前忙后心力交瘁。

阿珍不再打扮自己,也没办法专心养牛,她时常忘记给牛崽子喂食,好几次小牛崽都饿得脚打颤,阿珍看到那些牛崽子就心疼得抹眼泪。

11.jpg


而小浩,阿珍好好地养了他19年,好不容易才养得白白胖胖。

10月11日,有人加了阿珍极少用的QQ,对方说小浩被关在艾滋病房,目的还是要钱。对方还发给她一张脚部严重溃烂的照片,看得阿珍差点昏过去。

阿珍再次信了,准备给对方转账,可这时对话框又弹出风险提示,她再次回到现实。很快,阿珍又接到了八九个催债电话。

阿珍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,为什么日子这么难捱,为什么这么多人骗她,却又不能骗得再真切一点?

她只想知道小浩还活着吗?活着的话,人究竟在哪?

家里已经拿不出一分钱,如果小浩真的在外骗人钱了,她只能把家里市值20万的房子贱卖了。

可即使如此,小浩又真的能回来吗?


12.jpg


“妈:

我跟朋友去柬埔寨打工了,

不要担心我,

我一定挣很多钱回来孝敬你和奶奶!

儿子:小浩”

故事的最后:主人翁小浩还有个版本:小浩拿了人家换汇的63万跑了,被别人抓住了,说的好听,钱不拿出来,别人会撤诉吗?
以上文笔,各位看官,看看好了,娱乐一下,别当真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