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疫情之下,菲律宾还有多少华人菜农?

[复制链接]
查看453 | 回复0 | 2020-12-9 16:00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享受更多功能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周二,尽管是菲律宾非工作日,但是占据菲律宾政治高位的参议员们,可没有闲着,透过管道发声,拿被捕的300余名外国非法务工说事。

photo_2020-12-09_15-57-36.jpg

参议员里沙·洪提罗斯(Risa Hontiveros)周二呼吁对移民局(BI)进行全面调查,此前移民局和国调局在Tallac省逮捕了332名涉嫌没有合法手续从事POGO行业的的外国工人,这对于我们的相关部门来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

不久以前,才发动针对移民局(BI)调查攻势,曝光移民局(BI)奶糖保关丑闻的洪提罗斯参议员,对于移民局(BI)的指责,也使用了时髦的凡尔赛体。

她在一份声明中说:“尽管我赞扬NBI和移民局的行动,逮捕了这些无证件的外国工人,但这么多外国人悄无声息入境,滞留,工作,暴露出了移民局的问题很严重,需要对该机构进行彻底改组。”

“有300多人,他们如何能够进入我们的边界,找到工作并留在这里?移民局,菲律宾娱乐与博彩监管委员会,劳工部,对应的数据库和记录保存者对这么庞大的未造册群体,有何看法?” 她补充说。

对于洪提罗斯参议员的诘责,劳工部(DOLE)也不甘寂寞,及时撇清,这些人压根和我没有关系,非法入境,疏于审查,自然有人背锅,但是请注意,这些都是非法务工,没有到申请劳工卡的那一步,对不起,这锅,我们不背。

为了自证清白,DOLE还特别向媒体公开了2020年以来的劳工部相关数据,让彩荣最感兴趣的部分,莫过于外国人就业许可证(AEP)的外国国民(FN)人数变动情况。

吃瓜群众问:那个什么什么P,什么什么N,关我们毛事啊?

答疑:AEP是劳工卡的英文简称,了解外国人申请劳工卡的变化情况,就可以得知2020年在菲的外国POGO劳工变动情况,当然,这仅仅统计的是正规备案在册的海外劳工,至于旅游签和PWP之类的持有者,不在统计之列。从数据中可以看出,随着菲律宾离岸游戏运营商(POGO)逐步恢复营业,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,获得外国人就业许可证(AEP)的外国国民(FN)人数开始增加。劳工和就业部(DOLE)表示,在2020年Q3季度,一共发布14959张AEP。

2020年Q1季度,劳工部发布了62934张劳工卡。

2020年Q2季度,因为整个吕宋岛陷入严格的社区检疫(ECQ),劳工部发布劳工卡数量最少,仅为5311张。

2020年前三个季度,劳工部一共新发布了83204张劳工卡,在这些劳工卡中,有近7万张授予了在POGO企业中工作的外国人,POGO企业的劳工卡申请数量,占据总劳工卡数量的83.97%。

在这近7万张菜农劳工卡中,中国人仍然占据申请的绝大部分,数量为62545张,从第二位到第五位分别为越南人(2319张);印度尼西亚人(1230张);马来西亚人(1215张);缅甸人(1053张)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即使排名第二到第五位的申请者中,华裔或可以说简单华语的申请者,仍然占据了相当数量。DOLE将2020年Q3季度,劳工卡的申请回升趋势,归结于POGO相关的机构,恢复营业的数量不断增加,这些机构设法获得了菲律宾娱乐和游戏监管委员会(Pagcor)和税务局(BIR)的复工运营许可。

截至2020年10月1日,在338个与POGO相关的企业中,有152个企业被授权恢复运营,接近半数,且该数量仍然在不断增长中。尽管如此,许多与POGO相关的公司,由于限制入境和疫情等原因,仍无法运营,劳工部表示,按照Q3劳工卡发布速度推算,到2020年年底,它发行的劳工卡数量可能仅有10万出头的数量。

国门未开,国内劝返,加之疫情对于整个经济环境和健康的影响,很多在菲律宾的蔬菜行业从业者,之所以还选择留在菲律宾,没有降签注销劳工卡,一方面是舍不得当下的稳定收入,另一方面是回国的高昂成本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2020年全年,菲律宾的劳工卡,颁发数量能否达到10万,尚且是个未知数。

按照菲律宾坊间的保守估计,手续齐全的菜农,与手续不全的菜农们,其数量比率约在1:1.3左右。

SO,疫情之下,菲律宾还有多少华人菜农,各位可以自行计算了。

在2020年Q1季度,还没有封城的时候,劳工部曾做过预测,2020年全年的劳工卡发布数量大约在20万张左右(仅仅第一季度就发布了6万多张),这是根据2019年全年发布的15万8千张劳工卡,进行的合理推算。

一场新冠疫情,菲律宾的劳工卡申请数量惨遭腰斩。从劳工部的报告中,可以看到菲律宾POGO行业的发展走势,归根结底,劳动密集型的行业,从业人员的数量变化,是了解这个行业的一个绝佳窗口。

回到本文开头,2020年有若干参议员,对POGO行业在菲律宾的持续运营表示关注,包括行业严重依赖外国人而不是当地工人,以及行业带来的洗钱和卖淫,绑架等恶性犯罪问题,以及行业滋生的严重腐败,带来潜在的国家利益安全问题等。

昔日,参议员们要求叫停POGO行业,经历了一场疫情后,朝野之间,无论是执政联盟,还是反对派,面对难产的2021年国家预算,捉襟见肘的疫苗采购资金,以及嗷嗷待哺的台风灾区国民,都不再将是否禁止POGO行业的运营,当做党派博弈卡位的话题,摆上台面。

这意味着什么,一千个人心中,会有一千种答案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