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遭绑架勒索20万,暴打后卖去网赌,获救仅能泡面充饥

[复制链接]
查看550 | 回复0 | 2020-12-23 22:47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享受更多功能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anantianxia 于 2020-12-23 22:47 编辑

被绑架囚禁在西港法国街的一处民宅时,小吴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:活着。 他首先想到了东北老家的母亲,母亲的身体每况日下,天天盼着他回家。如果不是被3位朋友——杨浩、张泽和张升,现在他称他们为“绑匪”,绑架殴打7天6夜后卖到网投公司,他很可能已回到家尽孝。 “他们拿出枪威胁我,不给饭吃,拿不出钱就用鞭子抽打我,用木板拍我,用匕首刺我。”小吴回忆。

1.jpg

那场噩梦开始于2020年9月15日。 3个月后,小吴的生活状况和这段时间的疫情一样反复无常。找到零工做的话,一天能赚200—500泰铢((43—108元)。没活时,他不修边幅,买一包泡面解决肚子。 他说,他一直关注柬埔寨的新闻,被绑架遭打残、打死的太多太多了,我当时就是想活着。

◆ ◆ ◆
26天的噩梦

9月15日晚,住在波贝出租屋的小吴正准备休息,收到3位朋友的消息,称从暹粒回波贝,来和他谈生意合作事宜。当时小吴也没多想,让他们来出租屋见面。 恰好,小吴刚从一间餐厅撤资,手里头有一大笔钱。 3人到达后,大伙坐下来谈如何合作做生意赚钱。小吴记得,这3人没什么异常,聊天的内容也并不特别。聊着聊着,小吴感觉有些困,想去睡觉休息。但朋友们似乎不急于离开,“他们说叫了车,在我家等一会儿就走。”小吴随他们而去,自己进房休息。 半小时后,小吴觉得呼吸困难,起身一看,眼前笼罩着一团烟雾,而朋友们在吸毒。见小吴被吵醒,他们也不避嫌,反而朝他脸上吐烟圈。 没等小吴回过神,朋友们突然拿起被子,把小吴死死蒙住,并用提前准备好的绳子将小吴绑起来。“威胁我别出声,不然杀了我。”小吴称。 随后,这3人洗劫了小吴的出租屋,卷走所有的现金,以及护照和身份证。 接着,小吴被带到西港法国街的一处民宅囚禁。期间,小吴曾试图偷跑过一次,没走出大门就被察觉。小吴拼命呼喊“救命”,但无人回应,最终被抓回。3人把小吴装进一辆车里拉到山上,放肆地殴打他。 在这处民宅,小吴被囚禁了7天6夜。第二伙绑匪威胁小吴交出所有钱财,据小吴所说,这第二伙绑匪也是杨浩3人的同伙。“他们拿出枪威胁我,不给饭吃,拿不出钱就用鞭子抽打我,用木板拍我,用匕首刺我。”小吴表示。 没有一分钱的小吴不得不选择向家人要钱,声称有急事需要钱,小吴的姐姐以为是生意需要周转,后来她才知道弟弟被绑架,一共转过去了69000元。 在小吴实在借不到钱的情况下,他们把小吴卖给奥多棉芷的网赌公司。小吴算了笔账,“前前后后,绑匪从我身上共勒索20多万人民币。”

2.jpg

在网赌公司,小吴根本无心工作,千方百计向国内派出所、柬埔寨警方和宪兵以及能想到的所有部门报警。 “电话、短信、邮件,中文、英文、柬文,各种各样的联系方式试了遍,几乎每天都举报。”同时,小吴托付国内朋友在杨浩、张泽和张升的老家报警。 最终,小吴打通了西港宪兵队郑先生的电话。郑先生帮忙联系奥多棉芷的宪兵,让小吴站在窗口,确认他所在的地点。没过多久,保安上来把他带走。 小吴称,当时不敢相信自己获救,直到宪兵送他回波贝住处,他才如大梦初醒一般,确信自己脱离魔窟。 那天是2020年10月11日,噩梦持续了26天。

◆ ◆ ◆
一则通缉令

今年3月,小吴去柬埔寨闯荡。 父亲去世后,小吴想多赚些钱改善家庭生活条件,于是带着所有存款跑来柬埔寨,还特意选择中国人比较多的波贝(临近泰国)。 绑架小吴的那3人,他最开始认识的是杨浩,杨浩也在波贝生活,两人经常碰面,一来二去就熟悉了。接触一段时间后,小吴感觉杨浩人不错,一点点放下戒心。 后来杨浩把张泽介绍给小吴,称张泽是同事。张升则为张泽的哥哥。小吴和张泽见过四、五次面,杨浩有个本地女友,对方做过主播,提议做这方面的小买卖。小吴对此也感兴趣,就一起研究商机。 他坦言,他性格是典型的东北人性格,容易相信别人,傻实在。 当时,小吴合伙的餐厅生意惨淡,合伙的老乡准备回国,小吴也不打算继续做餐饮生意,想着有与杨浩他们合作的后路,便决定撤资。  在这期间,杨浩和张泽说要去奥多棉芷上班,大家保持微信联系。不到一周,小吴在脸书上看见一则通缉令,照片赫然是他熟悉的杨浩和张泽。

3.jpg

他把通缉令保存下来,问他们到底什么情况,得罪了谁。他俩表示,是菠菜公司发的通缉令。 他们轻描淡写,小吴以为是自己多虑,也就没当回事——出事后他才打听到,这3人恶习累累。 杨浩告诉小吴,在酒吧街住,顺便考察店面选址。当时小吴忙得没顾得上,直到8月底,小吴问起店面选址情况,杨浩称差不多敲定,还反问小吴何时能拿回餐厅的投资,小吴说9月初。 然而,直到9月中旬,小吴才收回投资。也正是那时,小吴得知母亲身体抱恙,想回国尽孝,计划9月20日订机票。 “我跟他们说会按原计划投资,我回国有事,结果却发生这种事,真是人生如戏。”他感慨。

◆ ◆ ◆

求助回家 逃出生天后,好友还没回国,小吴暂时寄住好友家。10月好友回国,他只能靠一些好心同胞介绍些零工,解决温饱问题。 所幸他受的都是皮外伤,能够自愈,腰部被绑匪击打比较严重,有时候会痛,不过已经无大碍。 被绑架期间,小吴签证逾期。他仔细算了算,赚的钱不够交罚款。攒够70美金,他去金边大使馆补办护照。“来回坐车20美金,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” 办不起流量套餐,小吴唯有蹭无线网,网速时好时坏。如果不是仍有睡觉之地,小吴自认与流浪汉并无多大区别,“是回国的好友给予我的帮助,半个月后房子到期,马上也要没地方睡觉了。” 如果他找到零工,一天能赚200—500泰铢(43—108元)。没活时,他不修边幅,买包方便面解决肚子。 直到现在,那3人依然逍遥法外,他整天提心吊胆。但小吴相信,善恶到头终有报,事情总会有解决的那一天。 经过这件事,小吴领悟很多,明白真正爱自己的人只有家人,永远不要损人利己,相信柬埔寨还是有好人。 “最大的领悟,做人还是要心存善念。”小吴表示。 尽管遭遇不幸,小吴依然对人抱有善念,称有机会还会来柬埔寨。“毕竟恶人是少数,如果我有能力,也会尽我所能帮助别人。换位思考,将心比心。我恨那种只会坑害同胞的人。” 他希望能通过求助回家,“我就母亲和姐姐两位亲人,死在柬埔寨不甘心。如果我只身一人,也许是我的命,但我不是一个人。一想到母亲,我就觉得心酸。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