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偷渡者“阿来”偷渡缅甸的悲惨经历

[复制链接]
查看250 | 回复0 | 2021-1-1 16:31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享受更多功能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偷渡者,非法出入境者。

“我”就是那名不惜铤而走险的偷渡者,偷渡到缅甸,在境外毫无尊严“打工”(帮境外公司搞诈骗)1个月,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4小时以上,受不住这种“折磨”后选择辞职不干,但“境外公司”没有轻易放过我,立马将我非法拘禁,后勒索我还几万元“债”,期间还遭受殴打、谩骂等非人折磨。

2.png

最后,求助家人朋友,还了几万元无中生有的“欠债”才脱身。企图通过偷渡境外搞诈骗,一夜暴富的神话彻底灰飞烟灭。自从踏上偷渡梦魇的旅程开始,我注定经历“炼狱般”的苦熬。

偷渡的梦魇真可怕,是我这个偷渡者不愿再面对的冷酷、残忍。

偷渡者“阿来”(化名),初中文化,因文化程度不高,在家里找不到稳定工作,四处寻找发财致富门路时,鬼使神差的踏上了偷渡这个鬼门关

一、楔子

不同的年代,每个人对生活的期待不同,在别人的故事里,成功往往是踏出了其他人不敢走的那一步。而我,竟然鬼使神差的选了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,走出了我认为别人“不敢走”的那一步。

几个月前,我在一个充满激情的酒吧认识了一个好伙计。在这里我就称他为“阿坤”,头次见到阿坤时,他是一个衣着光鲜,出手阔绰的帅哥。在所谓朋友的引荐下,我跟他推杯换盏,也许是酒意上头,加上自己对他们这类有钱人发自内心的崇拜,竟让我鬼使神差地跟他搭讪起来,这一相见恨晚的遇到,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。

二、造梦

在跟阿坤的交谈中,知道了阿坤在境外工作,他有意无意向我显摆其在境外东南亚国家的工作和生活,描绘了东南亚国家是一个充满金钱、美女的世界,简直是人间天堂。当晚我便透露出希望出境跟他干的想法,并互留了微信。过后,我曾细细思考过要不要真的出去,但与其在家中啃老,不如出去闯一闯。就这样,我拿起手机向阿坤发信息,说已经考虑清楚,随时可以出发。

三、出发

在阿坤的安排下,我和其他省市朋友见面后,一同乘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前往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。整趟旅途的开销,阿坤没有让我花一分钱,让我更加相信他了。我的发财梦近在咫尺,我和我的“同伴”想到即将发财,竟有点感激“贵人”阿坤。

晚餐后,阿坤安排我们乘坐一辆商务车到一处偏僻山脚下,然后再徒步进山。路上,阿坤说为保险起见,要检查我们每个人的手机,并删除我们与他的所有联系方式以及通信记录,还将每人的钱全部取出给他保管。此时,一个不好的预感突然从脑海中闪过,但已经回不了头了,只盼如阿坤所说那样。

四、变味

经过长达七八个小时的颠簸,我们终于走出茂密的山林。山下已经有一辆车在等着我们,生怕迷路的我们快速地跟着阿坤上了车。由于步行太久,上车不久我便昏沉沉睡去了。醒来时,已经到一幢大楼下。

在阿坤的安排下,每人都住进了自己的宿舍,但是宿舍很破烂。想到发财梦,大家虽有不满,也就不吱声了。第二天,阿坤到宿舍把我叫了起来,带我下楼去到干活的地方。公司管事人把我分到阿坤的手下,发给我两部手机后跟阿坤走。起初,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活,后来在阿坤的介绍下我才明白,原来是帮他们这个公司做网络诈骗!

至此,我心里顿时是一种复杂的感受,更多的是惆怅的失落。但是想想既然来了,就安心干吧,发财了就回去,谁也不知道我在外面干的是伤天害理的事。

五、上当

“公司”给我制定了工作计划,叫我用他们提供的社交软件去加好友。起初我还能勉勉强强完成每天的任务,但是久而久之便觉得工作枯燥乏味,且工作时间太长。由于每天要工作14个小时以上,休息时间只能在宿舍里面,不让离开公司,每天两点一线。慢慢的我在心态上面发生了变化,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他们骗过来的奴隶。

为了“梦想”,这种日子我还是挺过了一个月,在结算工资的那天,我的梦彻底粉碎了!工资大大“缩水”,原本“承诺”每个月一万元的工资,结果被东扣西扣只剩下了三千多元。自那天开始,我便产生了逆反心理,不再老老实实工作,结果换来的是更无尽的训斥和谩骂,于是我提出辞职,但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
六、软禁

东南亚国家的淘金之旅,带给我的不是天堂的向往,像是存活于无尽的黑暗之中。在我提出辞职以后,公司便派凶恶之人来跟我算账,将各种乱七八糟费用都加在我头上。发财没有,还得倒赔他们几万元。我直接拒绝了这些要求,万万没想到的是,凶恶之人根本就不讲道理,他们把我押到更加破烂的小房间里,把我拘禁起来,说是“我什么时候愿意给钱了就什么时候放我走”。我也太天真了,总以为他们是吓唬吓唬人的,没想到他们竟是动真格。在被他们暴力拘禁的第八天,阿坤带几个手下过来,开口就是问我愿不愿意给钱。我没有回应,阿坤的手下直接对我拳打脚踢,然后把我绑在凳子上,我不说话,等来的是耳光、拳头的招呼。在这期间,每天遭到他们这些丧心病狂的人毒打,逼我交钱,我全身上下没有几个地方不受伤。

在被拘禁二十多天里,天天挨一到两顿的毒打。

后来,这伙人把我捆后拖上汽车,直接拉到一条河边,威胁我,这里就是湄公河,如果我不愿意拿钱出来,就把我丢下河里。看到这伙人什么都能干得出,绝望的我想到了远方的家人,只好屈服妥协,答应给钱。几万块钱到他们手上后,我才脱身。但是,我原先带去的几千元,他们也没有返还。

七、梦灭

天长路远魂飞苦,梦魂不到关山难。

梦魇之旅,留在我脑海里面的并不是梦幻的天堂,而是一个不法之地,我庆幸可以回到家。

在网上,我无意间发现东南亚地区的某个国人创办的公众号平台,看到偷渡者被欺骗、绑架、杀人、勒索等残忍的新闻,回想起来当时我自己的处境,依然觉得后怕,心有余悸不寒而栗。

后记

吕警官说,偷渡者“阿来”在跟他谈话中显露真诚。“阿来”说,回来之后只想在自己家附近找个工作,收入少一点也无所谓,“那种公司”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。

与“阿来”同行的2个伙伴,经受不住这种日子的折磨,逃跑出来,被抓回去挨打得更凶,“债务”直接翻倍。其中一个同伴,刚跑出去不远就被雇佣武装人员抓到了,回来后被单独关在一间四面被封堵不知天日的房间里痛打,现在2根肋骨还一直作痛。

“阿来”说,希望有偷渡出境发财这种想法的人别再重蹈覆辙,偷渡过去的还有很多人没得回来。还是在家好啊,至少没有生命危险,那种高收入低风险的工作都是骗人的陷阱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