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握紧手,就不会走散了(2)

[复制链接]
查看143 | 回复0 | 2021-1-11 12:28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享受更多功能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因为我在菲工作而离了职,岩急匆匆去参加了技术培训要过来与我这里。

photo_2021-01-11_12-29-41.jpg

课程刚刚接近尾声,岩就开始找工作了,因为没有工作经验,工作找的不是很顺利。有一天,他很高兴的跟我说,他找到工作了,我问在哪里,他说在拉斯皮纳斯,我当下就否定了,那里太偏了,不安全,我安慰他:“你现在课程都没结束呢,不要着急,现在大家都在帮你找,总是会找到的。”其实不然,找了半个月也没有音讯。他每天问我工作找的怎么样了,说只要离我近,什么样的工作都可以,但是即使这样,我们也没有找到。

马上就到我的生日了,尽管我一直劝他不要着急,他还是联系了拉斯皮纳斯的那家公司,他买好机票跟我说,无论如何我都要在你生日那天跟你在一起。怎么劝也劝不住,我很生气,他沉默不语,我脾气上来对他说了很难听的话,他也忍不住喊出了一句:为了你,我什么都不怕。

生日的前一天,他到了机场,公司的人去接了他,同时我也出发去找他,我在出租车上一直盯着地图,因为比较远我生怕司机把我带到别的地方。我感觉开了很久,从高楼大厦里开到广阔的田野,然后又开到另一个高楼大厦里,我记得当时堵车很严重,路窄窄的,司机说估计要堵一会了,这里经常堵车,我看地图好像没有多远了,我就下车了,沿着马路边走边看,比我想象中要繁华,很快我就走到了他公司附近的商场。

我在商场门口等他的时候,一个白人大爷跟我问路,我说我不知道,我第一次来这里,他又问我来这里干什么,问我是不是韩国人,我一边跟他说话,一边左看右望,在拐角处我看见岩朝我走来了,话没说完我跟大爷摆摆手,一溜烟儿就跑过去了,

岩很用力的抱了抱我。接着说:“我行李拿错了。”

“啊?!不是吧,行李怎么能拿错,现在怎么办?”我大吃一惊,心想这个见面礼好特别啊。

他说现在要回去机场把我的行李拿出来,我们就去了机场,我跟门口的值班人员说明来意,他说只能岩一个人去那个管行李的办公室,我说他不会说英语,不管怎么说,死活不让我进。岩就一个人进去了,他说办公人员说了一大堆,一句听不懂,他唯一能明白的就是有人一边搓着手指,一边说money,傲娇如他,硬是没给,于是他就被办公室人员在两层办公楼的各个办公室溜来溜去,最后一个胖胖的中年大姐,可能实在看下不去了,主动领他去地下室找到了他的行李,临走的时候他拿出我给他的唯一一张一千披索递给大姐表示感谢,没想到大姐抬起双手把钱推了回来,大姐的拒绝反而让岩对她更加感激,他硬是把钱塞给了她,在两个人不停的说着thank you中,行李箱乌龙结束了。

从机场回来我们直接来到马卡蒂,先把行李放在我的宿舍,我带他看了我的工作和生活环境,晚上跟我新认识的朋友一起吃饭,介绍他们认识,吃完饭,我们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,躺在床上,我们说着话他就睡着了,可能是太累了,也可能是心里终于踏实了。

第二天又玩了一天,给我过了一个简单的生日,虽然没有礼物,但是我很感动:他真的跨越山海来到我身边,两个手牵在一起这比什么礼物都珍贵。

晚上的时候要送他回去,因为他第二天就要上班了,我害怕回来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危险,就找了一个朋友跟我一起去送他,因为有朋友在,很多话也没说,一路上安安静静的。他用力的攥着我的手,这两天在一起,我们的感情就像一根火柴扔进了柳絮里,又熊熊的燃烧起来了,刚刚见面就又要分开,我也很舍不得。车开的很快,车窗外的灯光刷刷的后退,我们的手攥的越来越紧,很快就到了,我感觉比上次来快了一倍。他默默的下了车,司机不解风情的开起车就走,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,回来的路上,又是一路无话,我偷偷在后座抹眼泪。

上班的第一天,还没到中午,他给打电话说要辞职。我问为什么?他说:“住几十个人一起的别墅就算了,今天给我安排的工作居然是推广,给我安排个师傅,让我看他怎么做,那就是嘤嘤怪啊,这个我干不了,而且这里离你太远了,我昨天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在想要不要在这干。” 我一听这样,说那就辞职吧,钢铁直男如他肯定干不了这个,而且他睡觉特别轻,几十个人在一起,他肯定睡不好。好在公司没有为难他,机票是他自己买的,赔付了保关的钱就让他走了,走之前还在食堂吃了一餐午饭,他说午饭挺好吃,我心说,这话说太早了。

来到马卡蒂,他在我宿舍周边的酒店住下了,这里消费水平也是有点吃不消,还好有一个朋友听说了他的情况,主动提出如果不介意的话,可以去他家睡沙发,最近他女朋友回国了,可以凑合住一段时间,大丈夫必须能屈能伸,他就去睡沙发了。白天我上班,他就在朋友家上网找工作,去面试,晚上来接我下班,然后一起吃晚饭,周末我们一起出去压马路,带他体验这里的生活,那段时间虽然看上去有点艰苦,但是我们过的很开心,好像又回到了恋爱的时候。他时常说的一句话,只要能跟你在一起,吃再多苦我都觉得值。

大概过了半个月,他找到工作了,离我公司很近,大概三个街区,他高兴坏了,我们请朋友好好吃了一顿作为答谢。安排的周一上班,周日他就搬去公司宿舍了,四个人一间,房子很大,但是旧旧的,刚搬过去,我们还在帮他铺床,就有老鼠在房间另一头的厨灶那里穿行,一点也不怕人,晚上的时候他给我录了一个视频,宿舍里的舍友在追着打老鼠玩,看到这样的住宿环境我有点笑不出来,但他满不在乎,因为他终于上班了,而且离我很近。

他下班时间比我晚两个小时,他每天下班都要跑来我宿舍见我一面才回去,有时候我做点晚饭给他当夜宵吃,他沾沾自喜的跟我说,舍友看见我带吃的回去可羡慕了。

过了两天,岩说他宿舍新来了一个舍友,早上见了一面,晚上回去没有见到他,大概凌晨一点那个舍友才回到宿舍,哐当推开宿舍门,踉跄着爬上床,浑身散发这一股浓浓的酒气,看样子是喝大了,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他突然翻身跳下床,把岩吵醒了,只见他转个身站在对面的床脚,退下内裤就开始尿了起来,当时宿舍的人都在熟睡之中,他尿完又转身上了床接着睡了起来......

等到天光大亮,醉酒的舍友起床了,岩叫住他问:“你知道你今天早晨干了什么吗?”他十分诧异说,我干了啥?岩指指对面床脚一滩黄黄的液体说,这就是你干的好事!他一脸懵圈,然后一拍脑门,赶忙说对不起,挨个跟大家道歉。这宿舍真不是那么好住的,他是周末休息一天,我们约了周末一起去看房子,打算尽快搬出宿舍。

马上要迎来他的第一个休息日了,我周六也休息,早上起来我就开始看各种租房信息,突然他给我打电话让我下楼,我说你没上班吗,他说下来再说,语气听上去很沮丧。我赶快下楼,我看他耷拉着脑袋,赶紧问怎么了,他说:“今天早上夜班的同事回来说公司解散了,新来的同事愿意留下来的会安排到帕赛总部工作,其他人员遣散,我不相信跑去公司看了看,我刚从公司出来,公司里一个人也没有。”这个消息太突然了,原本以为我们的生活要走上正轨了,结果轨道一下子来个大转弯。

他非常郁闷,赌气说,我不干了,我不想去帕赛,我不想离开你。我也非常失落,用仅剩的一点理智思考了一下现在的局势,决定还是劝他先去帕赛工作,再慢慢找机会回来马卡蒂,不然又要无家可归了。我们在大厅里坐了好一会,感觉他呼吸的气息慢慢平静了,我说咱们去当地的市场逛逛吧。那天天气很好,阳光明媚,微风习习,路边都是两层的小别墅,门前种的花开的特别漂亮,我晃晃他的手说;“没事儿的,帕赛离这里不远,我们每个周末都可以见面啊。你先去混个工作经验,再找工作就容易了,一有机会就跳槽来这边。”我边走边跟他分析目前的状况,他虽然很不情愿,但是眼下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,只能勉强接受了......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